当前位置: 主页 > 118一论坛网站 > 正文

大学生暗访迪士尼代工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浏览: 【 】 发布时间:2021-08-08 评论数:

  “走进耀华文具厂工艺部,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一阵阵恶心,臭得令人快要呕吐,其他部门的工人经过这里一般都会绕道而行。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油漆和天那水、白电油等化学用品。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工艺部工人们整天就与这些化学品打交道。”

  这是6位大学生在暗访迪士尼代工厂后撰写的调查报告《不再可爱的米老鼠》中的一段描述。可能很少有人想到,那些印着米老鼠的各种可爱玩具和用品就是从这样的代工厂里制造出来的。

  “5家迪士尼代工厂的工人遭遇简直大大出乎我们的想象,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血汗工厂’。”提起几个月前的暗访经历,报告的撰写者之一、江西农业大学的学生吴涛仍然感觉触目惊心。

  最近,《不再可爱的米老鼠》正在网上流传。报告称迪士尼部分代工厂存在工伤事故频发、工资克扣严重、劳动保障缺乏等多方面问题。

  华特迪士尼上海有限公司的回复称,正在联合业内相关的组织,一起商讨如何敦促厂方进行整改。

  李闻也是江西农业大学的学生,促使她和吴涛组织“迪士尼监察小组”暗访迪士尼代工厂的,是2009年清明节的事:迪士尼的一家代工厂——东莞耀华文具纸品厂内,17岁男孩刘攀的生命在操作注塑机时被吞噬。米老鼠可爱的形象在李闻和朋友心中瞬间倒塌:“刘攀的悲剧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震动,我们开始怀疑迪士尼美好、童话般的形象。”

  吴涛说:“我们想暗访一下迪士尼工厂的工人劳动状况,对我们来说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打工的形式深入调查。”

  2009年5月,吴涛和李闻开始准备暑假打工的事,主要是寻找迪士尼的代工厂和志同道合的同学。他们通过互联网、朋友介绍等方式找到了迪士尼在广东的几家代工厂,包括吴涛、李闻在内的“迪士尼监察小组”共有6个人,分别来自南昌大学、济南大学和江西农大。7月,小组成员利用假期来到位于珠三角地区的这些代工厂。

  几位大学生慢慢融入这些工厂后,迪士尼商品也开始露出原貌。迪士尼的梦幻,与代工厂“工伤频发、简陋混乱”的工厂环境形成巨大反差。

  吴涛和小组另一个同学王波(化名)首先来到东莞凯隆工艺饰品厂,这家工厂主要代工迪士尼的金属徽章。他们需要在车间内搬运大量铜版,并将铜版依次在不同化学溶液中浸泡。

  除了和其他工人做一样工作,他们还有一项自己秘密的任务:白天拍照,晚上写日记,“有时只能装作玩手机”。

  第一天下班之后,同宿舍的男工就向吴涛展示身上红绿相间的斑点,“这是长期接触化学品弄的”。

  吴涛听说,他所在车间的组长因为长期接触化学品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这让他有些恐慌。在凯隆工作3天后,他选择了离开,换到另外一家迪士尼代工厂——宏波运动用品公司。而王波则留在凯隆打工调查了26天。

  “我刚进去几天,感觉身体很不舒服,里面化学品危害很严重,好多工友身上、脸上都起了红色小疹子,尤其是包装部的女工,特别严重。”王波说。

  吴涛在宏波的工作是在车间打样。“这相对轻松,可以往来于各个车间,能让我熟知更多的情况。”不过,工厂浓重的化学气味仍让吴涛难以适应。他发现,车间的墙上都挂着防毒面具、手套之类的劳保用品,但是,工人不主动要这些东西,厂里根本不会主动给,挂在墙上,就像玩具似的。

  林月(化名)等两名同学在为迪士尼代工毛绒玩具的德林国际福永正润厂打工调查时,目睹了一名女工被针扎伤的过程。林月说,在这个厂,像这样手被扎的工伤,工厂是不会进行工伤鉴定的,以此来逃避责任和赔偿。

  在调查快结束时,讨薪成了他们的头等大事。几名同学全都有工资被克扣的经历。

  在嘉辉玩具厂呆了12天的邹萍(化名)说:“12天里,我每天工作12小时。在辞工的时候,主管却告诉我没有工资,甚至说我应该倒贴伙食费和住宿费。后来我去当地劳动站投诉,前后跑了几次,费尽周折终于拿到了200元钱。”

  吴涛在他打工的迪士尼代工厂的橱窗里,看到了迪士尼为制造商制订的“制造商行为守则”。守则中说:制造商应按照所有相关的法律规章,为员工提供安全和健康的工作场所;制造商至少应遵守所有有关工资和工时的法律规章,包括有关最低工资、加班、最长工时、计件薪酬率及薪酬的其他部分的法律规章,并提供法律规定的福利……

  “我们实际所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其生产行为守则成为一纸空文。”吴涛说。

  打工过程中,小组成员们通过和不同工厂不同部门的工人一起劳动、一起生活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有时还会参加工人们的维权活动。吴涛就曾参加过工人代表与经理谈判的过程,但工人代表声音很微弱,“只要工厂向工人施压,他们会很快妥协。遇到事情时,只能往肚子里吞”。“迪士尼2009年仅第四季度就有19亿美元的利润!这是它的代工厂一名月薪1300元工人相同时期工资的332万倍!”他们在报告里写道。

  “迪士尼监察小组”一共调查了6家工厂,除李闻所在的工厂“问题不大”之外,其他5家工厂均被报告点名。报告中称,这5家工厂分别存在克扣工资、工伤频繁、违规使用化学品等多方面问题。

  为了尽可能保证资料的准确性,“迪士尼监察小组”成员大约访谈了100位工人。不过,这份名为《不再可爱的米老鼠》的调查报告仍然引起了几家被调查工厂的质疑。www.115533.com

  吴涛坦言,调查报告中确有部分内容缺乏证据,“毕竟我们经验少,很多地方没有采证”。

  为了督促这些代工厂改善环境,吴涛他们向迪士尼快递调查报告,并通过写信、发邮件等方式,期望迪士尼作出回应。不过,迪士尼并没有和大学生们取得联系。

  有分析认为,迪士尼会将代工厂由一家血汗工厂转到另一家血汗工厂,并不会从根本上解决代工厂侵犯工人合法权益的问题。